古老的传统

虽然冬至是中国古代流传至今的一个节气之一,但其可不是一个简单的节日,本文目的并不是探究其有趣之处,所以就不展开叙述。总之,在全国范围内,人们都比较看中这个节气,北方吃饺子,南方吃汤圆,或许各地习俗有别(北方还有冬至上坟的习俗),但演变至今日,已然已经成了一个家庭团聚,朋友会面的重要契机,使得人们在忙碌的工作之余,吃口饺子/汤圆,借着热气回味下久违的亲情和友情。

此处为本页面内的一张图片

饺子来啦

纵使远离家乡千万里,
尤恋故土那人那滋味。

作为海外留学的我们,能做的不多,能做的又很多,自己动手丰衣足食。

今天,从格村远道而来的师兄师姐们,和我们乌特这本地四人小队来了个串联,七个人,挤在不小不大的房子里,叮叮当当做了一天的饭食。回来之后我甚至因为太累而睡了一觉,这一觉睡得安详,因为今天过得又充实又难忘。

聚餐必备-火锅

或许这算是最容易想到的形式了吧,容易准备,当然也容易吃。

万物皆可下火锅,
吃了坏肚子可不好说,
要是为这停了筷,
吃货的脸面往哪搁?!

如是,中午我们就吃的火锅,准备了肉和菜,切一切就开涮了,当然,吃火锅前每个人都是做好了最坏打算的,拉肚子这种小事不足挂齿,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。席间师兄师姐们表达了要逛古堡的想法,因为他们想逃避下午的包饺子环节,当然我们怎么能让客人劳动呢,所以匆匆吃过火锅后,他们就真的去古堡玩了。在他们走后,我至少又从锅里捞出了五个虾仁,没有享受到的人真是遗憾!

冬至必吃-饺子

认真对待每个节日,留下该有的美好回忆,这就不是我们活着的动力所在吗,冬至到了,饺子自然就来报道了。

下午刚开始包的时候,由于面太软了,我主动请缨,开始了揉面的试炼。最后的体验是,虽然很累,但是看着面粉被一点点揉进面里,感觉还挺不错,下次还揉。

此处为本页面内的一张图片

在九九八十一下(大概)的揉搓之后,面终于硬了,师姐擀皮也找到了感觉,我随即便加入了包饺子小组,嗯,后来发现,我这水平(上图左下部分的)还可以拿个优胜奖,简直没有想到。

在此不得不提及一下师兄强烈建议加到馅子里的好东西——马蹄。一开始我以为是马的蹄子呢,结果原来是藕一样的东西。三下五除二,剁碎了加入海带、萝卜和肉馅,完成了第一种饺子馅。第二种馅就厉害了,是碎鸡蛋加虾仁,起初我还担心那么大虾仁包的进去不,后来发现自己还是多虑了。

image

饺子包好,我们收工,但宇哥的工作才刚刚开始:滚烫的热油在锅里翻滚,将刚包好的水饺直接放入锅中,在这层热油的煎炸下,水饺底部很快便被炸至金黄,这时将少量热水放入其中,盖上锅盖,沸腾的热水和蒸汽会将饺子完全闷熟,待水蒸发殆尽,水煎包就制作完成了。以上便是我在旁边偷师学艺的结果,最终的水煎包,当然也是非常的好吃。嗯,是正宗的味道!

此处为本页面内的一张图片

晚上,我们等了好一会德哈尔城堡的来客,他俩好像走丢了一样很晚才回来,当然那时候我们已经解决完战斗了。师兄师姐们吃着这水饺,连连称赞美味,这或许是对我们最大的欣慰了。饭后,我们再师兄的建议下又玩了那个卡片游戏,这是自从上次在格村玩过之后的第二次完了,惊喜的是,我居然毫无悬念的大比分赢了。

此处为本页面内的一张图片

离别在今日

当你觉得快乐、幸福的时候,往往也是感觉时间流逝最快的时候,匆匆告别后,这段时光便只能以记忆再见了。看着收拾一新的餐桌,干干净净的厨房,这一尘不染的样子仿佛我们从未来过,或这房子里的其他租客永远不会知道,我们在这里度过了多么美好的一天。